是埃博拉病毒

2019-06-19 14:46

比利时人皮奥特,现任英国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院长,1976年,27岁的皮奥特就职于比利时的宜家实验室,收到了刚果金寄来的一份血液样本,皮奥特于同事从血液样本中分离出一种病毒,后被证实,是埃博拉病毒。皮奥特随后前往刚果(金),发现在不少村庄的人感染埃博拉病毒,但患者集中于20岁至30岁的女性,以及曾经参加葬礼的人。经过调查,真相大白:不少孕妇曾就诊于当地同一家诊所,重复使用针头,导致感染病毒;当地人为死者整理仪容时,没有佩戴手套。皮奥特说:“大规模疫情就是这样暴发的,如今发生在西非国家的情形如出一辙。”图为英国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院长皮奥特。

一些极度悲观的人甚至开始怀疑人类是不是真的要毁于埃博拉之手。事实上关于埃博拉病毒的研究科学家们其实已经进行了几十年的努力。然而,对付这种特别凶残的病毒也确实不像普通情况那么容易。迄今为止,科学家一共在不同地区分离到五种不同类型的埃博拉病毒,分别为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bdbv)、扎伊尔埃博拉病毒(ebov)、雷斯顿埃博拉病毒(restv)、苏丹埃博拉病毒(sudv)和塔伊森林埃博拉病毒(tafv)。这些不同种类的埃博拉病毒在致死率上有很大的差别,其中扎伊尔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最高,可达60%-90%,而苏丹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为50%左右。一直以来在非洲国家频频暴发的主要是本迪布焦埃博拉病毒、扎伊尔埃博拉病毒和苏丹埃博拉病毒。图为显微镜下埃博拉病毒图

虽然对埃博拉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直到今天针对埃博拉的疫苗也没有被批准上市。因为在这次大规模爆发之前,人们总是认为,埃博拉病毒虽然致命,但只是偶尔爆发,疾病传播的范围也基本仅限于非洲部分地区,相对其他常见传染性疾病埃博拉疫苗的市场很小,这点儿市场不足以刺激大型药企启动疫苗的研发。同时由于自1976年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在科研和医疗条件更加完善的发达国家,极少有感染者出现,因此,学术界对埃博拉病毒的关注度也比较低。图为2014年9月4日,一名疑似感染了埃博拉的患者无助的躺在自己家门口。

37年之后,埃博拉病毒卷土重来。2013年12月6日,在西非的几内亚的一个村子里,一名2岁男孩在腹泻和发烧后死去。2014年2月,埃博拉在几内亚境内全面爆发,并以惊人的速度蔓延传播。同样蔓延开来的是各种各样的极端情绪,一场关于埃博拉的战争就此打响。在这场关乎全人类命运的战争中,人类这个物种拥有的某些优势,以及造就这些优势的东西,是埃博拉病毒没有的。如果埃博拉病毒会变异,我们也能变,而且变化的速度可能更快。图为2014年11月21日,几内亚,一名村民惊恐的看着感染了埃博拉的邻居被工作人员带走。

2014年对于29岁的英国护士威廉·普利(william pooley)来说,绝对是一个足以铭刻一生的年头。在这一年,他站在了西非埃博拉疫情的防控第一线,却成为首个感染埃博拉病毒的英国人;在被紧急送往国内接受了10天隔离治疗后,他又奇迹般地从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病毒手中逃过了一劫,完全康复。这位年轻的“幸存者”再次登上了从英国飞往非洲塞拉利昂的航班,重新和那些医护人员一起站在了这片被死亡阴影笼罩着的土地上。图为2014年9月24日,西非的医护工作人员带着一个小女孩到蒙罗维亚当地的埃博拉疾控中心进行检查。